首页 - 新闻动态 - 这世界不缺梦想,但只有少数人带着它前进

“Our lives are not in the lap of the gods, but in the lap of our cook, because so much of the enjoyment of life lies within his power to give or to take away as he sees fit. ”
“神掌控不了我们的生活,但厨师可以,他们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人们享受生活的权利,在他认为必要时选择给予,或是夺走。” ——林语堂《生活的艺术》
2015年那会儿外卖APP还没这么火,每天的工作餐都在公司楼下的快餐店里解决,反反复复就那么几样,就像每天的工作,重复多了就没什么劲,也没什么尽头。刚工作那两年时常会迸出个灵感,然后激动的一夜睡不着,可经过几年的打磨,这种感觉就很难再出现了。我们四个那会儿就面临这样的情况:日子算不上虚度,却实在没啥挑战,跳槽吧……不管去哪也还是老样子,要么干脆一起创个业?辞职创业是个看似粗暴直接,实际上蓄谋已久的过程。在这个充满焦虑的年代,每个人的焦虑总得有地方宣泄,有人靠喝酒,有人靠飙车,有人躲在键盘后面骂社会……而我们,选择了一起创业。一来是这个时代能找到几个真正有默契的人太难了,不在一起做点事情对不起这个缘分;二来我们四个觉得把一个想法从无到有亲手实现的过程简直太特么爽了,更何况这个过程还能赚钱。
2015年冬·天津西青区狗不理食品厂总部
我们那会儿很冲动,实际上每个创业者都带着点冲动才能踏出第一步。四个没有餐饮经验的人之所以开餐厅,无非是因为餐饮业态可大可小,大可产业化连锁经营,小能做个创新小店探索新模式——实际上我们心里清楚,主要是底子薄,想做大的得烧钱。一开始我们差点儿做了包子,觉得包子受众广泛内容丰富,是个好品类,兴奋之下迸发了很多创意和想法,这个过程中天津狗不理表示对这个项目很有兴趣,于是我们四个在京津之间来来回回跑了大概三个月,最后因为细节没达成共识,合作就搁置下来。现在想想,如果当时一个意志不坚定,四有青年就会变成另外一个故事。
经常有人问四有青年为什么只卖这款啤酒其实唯一的原因就是感恩
陷入僵局那会儿,有次跟个做啤酒的兄弟聚在一起聊天,他认为我们不该做包子这么复杂的产品:“想要未来能实现产业化,出品流程肯定需要精确到工业化标准——比如米粉就有这个可能”。说来可笑,对于湖南米粉,我们四个当时吃都没吃过,还以为跟云南米线或者土豆粉儿差不多,于是特意搜了几个名气挺大的米粉店尝了尝,觉得这东西很一般。但朋友说了,他们“很一般”是好事,说明北京的产品普遍有待提升,这样你们才有机会,不信你们去湖南试试当地的粉儿?虽然我们当时缺人、缺经验,但最不缺的就是执行力,当天夜里开了个会,第二天就飞去了湖南,又辗转到广州、江西、广西、海南……把之前半辈子没吃的米粉儿全都补了回来。
试吃超过300家米粉店的900多份米粉
我们见过很多餐馆,喜欢说自己的秘方,讲的都是千金买马骨的故事,也经常有人问我们的米粉秘方花了多少钱,事实上我们一分钱都没花——在湖南有很多搞米粉技术培训的地方,一两千就能速成,但我们没去,而是带着几盒小礼物用晚辈的姿态找到了当地宗师级的米粉师傅曹生平,老爷子一听我们想把正宗的津市牛肉粉店开到北京,决定收下这个徒弟,而且分文不取。
四有青年的第一份麻辣牛肉是在曹老爷子家的院子里做出来的
当时觉得学做米粉是真苦啊,没做之前根本想象不到。一大早天没亮就开始切肉、熬汤、炒码,脚不沾地的从凌晨3点忙到傍晚,时不时一边怀念CBD国贸写字楼里温暖安逸的办公室一边怀疑人生: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来这?创业终究是要辛苦的,更何况北京这个大部分人活下去都辛苦的城市。网络上太多媒体都消费过创业者的苦难:没有休假、一人多职、亲力亲为、加班熬夜、四处奔波、愧对家人……这些苦难或许本不需要,身边有些朋友炒股炒币也完成了财富积累,但我总是怀疑这种财富积累的过程创造了什么?对社会的价值在哪?意义又是什么?我们想做些有意义的事,艰辛不就是应该的吗?创业本身就是一个发现新世界的过程,发现的过程里既然收获了财富和满足感,也就必然要承受他带来的苦难。
2016年四有青年第一次亮相京东众筹
开店的过程里我们也走了很多弯路,一开始我们对开餐厅这个事儿是缺乏敬畏的,用自己的优势玩儿了不少花活儿,从众筹开始到营销创意,一个接着一个,隔壁烧烤店的老板甚至好奇的跑过来问我们天天都换新海报是怎么做到的。得意的时间不长,运营、管理跟不上去的结果就是每天忙的焦头烂额,营业额反而下滑了。创业的大船说上就上,也说翻就翻,呆在温水煮青蛙的境地下,失败只是时间问题,这让我们一度产生自我怀疑。好在我们清楚,创业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有时候甚至要付出漫长的等待和巨大的牺牲。通过几次的教训,我们终于明白做餐饮不是件简单的事儿。于是在外人看来,那几个月我们开始“蛰伏”,网络上几乎看不到任何关于四有青年消息。改进产品、深耕供应链、优化运营成了那段时间我们唯一专注的事情,直到实现了稳定盈利后,我们一口气开了10家店!
第一家店开张时门口石台上的涂鸦
艰难的阶段过去后,记忆里留下的更多是快乐,就像在游戏里“打怪练级换装备”,收获到了整个过程的意义与满满的成就感。一路走来我们学会的不光是做粉儿,更多是学会了敬畏、坚持以及从苦难中迅速复原的能力。
差不多三年前,为了从外行变内行,跑遍几十个城市的几百家粉店;第一家店从选址到筹备花了半年,结果试营业还是连损了三个月;我们犯过很多错,但每次错误过后得到的总是成长,好运始终还是会站在坚持与努力的一边;接着我们成为了望京地区的快餐口碑第一,又一度成为全北京的口碑最佳快餐;后来我们陆陆续续开了十几家店,完成了供应体系的改造,链接蜀海建立起“海底捞级别”的供应链系统;搞了十几家店之后,运营团队越来越大,四个人的运营团队增加了十几倍;由于人难管效率低,我们就拿系统解决问题,开发了自己的四次方智慧餐饮系统,效率远超之前使用的第三方系统;再后来我们的米粉获奖无数,还成为全国的新餐饮案例,品牌知名度也从北京走向全国;我们的米粉终于有了“灵魂”,我们对“四有青年”也更加充满了信心,充满希望的未来终于能被预见!
四有青年两周年粉丝活动合影

对于这来之不易的一切,我们想感谢这个时代。这是一个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如果没有美团、饿了么这些平台的出现,四有青年很难跟那些老牌巨头站在一起竞争与合作;这也是一个泡沫被挤掉的时代,传统行业尤其是零售业才能迎来新的机会,也让我们能在中高端餐饮下滑的情况下逆风上扬。
对我们来说,这就是最好的大时代。
今天,我们开始尝试在全国寻找加盟合伙人,希望与更多的人分享我们的经验,尽可能的帮助一些餐饮创业者少走弯路,成为共同的创业者。如果你想要开一家米粉店,想亲手做一碗有灵魂的粉儿,请与我们联系。在这里,我们不孤独、我们被理解、我们与你一起披荆斩棘!
前路漫漫,与君共勉。商务热线:400 002 1232四有青年唯一官方网站:www.4youngs.cn
 

品牌合作与加盟

欢迎使用我们的系统或成为加盟商,也欢迎提出其他形式的合作方案
partner company
合作伙伴
 

加盟申请/Application for Alliance

在线留言/Online Message

Copyright by www.4youngs.cn